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當前位置:新媒動態 > 新聞資訊 >

致山西省臨汾市紀委、監委并臨汾市公安局負責人的一封實名反映舉報信

2020-08-10 10:06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

致山西省臨汾市紀委、監委并臨汾市公安局負責人的一封實名反映舉報信

    人民公安機關是打擊違法犯罪份子的利劍,同時也是保護人民群眾利益的盾牌。但吉文奎主政的臨汾市古縣公安局成了違法犯罪份子的天堂,F將古縣公安局某些主要負責人挑戰黨紀國法,執法犯法,充當違法犯罪份子的“打手”,嚴重涉嫌貪贓枉法的系列行為,反應舉報如下: 

    一、長治市襄垣縣紀委,監委對作為共產黨員,古韓鎮政府工作人員的高志飛二十多年來脫離工作崗位,擔任古縣轄區藺潤煤礦的高管及古縣華康公司的法人代表的行為,做出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處分并將高志飛私刻華康公司的印章的違法犯罪行為,于2020年6月份以公函形式移送給古縣公安局進行查處。但吉文奎主政的古縣公安局為了保護高志飛的犯罪行為,更是懼怕由此拔出蘿卜帶出泥,竟將襄垣縣紀委監委對高志飛的交辦查處紅頭文件束之高閣,藏匿隱瞞至今。

    二、高志飛在擔任古縣華康公司法人代表期間,傾吞了華康公司巨額資金,因此占華康公司90%股權的張愛平于2018年1月8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做出了罷免高志飛古縣華康公司法人代表身份的股東會決議,并將此股東會議決定在太原市城南公證處進行了公證,且靈石縣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24日做出的(2018)晉0729民初131號的判決書中,對罷免高志飛法人代表身份的股東會決議確認為合法有效。但高志飛仍拒不交出該公司的印章、營業執照、財務手續等。在此無奈的情況下張愛平又將其起訴到古縣人民法院,古縣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3日做出了(2018)晉1025民初358號判決,再次判令古縣華康公司罷免高志飛法定代表人身份的股東決議合法有效。

    華康公司為了防止高志飛繼續打著華康公司法人代表的身份胡作非為,因此于2018年1月11日將罷免高志飛法人代表身份的股東決議,及時送達給了古縣公安局,又于2018年3月份將罷免高志飛法人代表身份的靈石縣人民法院判決書也送給了古縣公安局。此后又將古縣人民法院對此的判決書又再次送給了古縣公安局。但高志飛仍打著華康公司法人代表的身份到古縣公安局申請刻制華康公司的公章,古縣公安局對高志飛的申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罔顧華康公司的股東決議與人民法院的神圣判決書,于2018年11月5日仍然為高志飛枉法刻制了華康公司的公章(據古縣公安局治安大隊長魏軍民透露,為高志飛刻制的公章是古縣公安局領導安排決定的)。高志飛拿著這枚非法“公章”實施了一系列侵犯華康公司權益,及濫用訴權、干擾審判機關正常審理的行為。(有高志飛2018年12月5日給長治市中級法院的“情況說明”、2018年11月6日給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的“撤訴申請書”為證)

    試問:吉文奎主政的古縣公安局為何與高志飛沆瀣一氣?這樣膽大妄為?古縣公安局的某些領導負責人究竟拿了高志飛多少好處費?

    三、聞名襄垣、古縣兩縣的“小三”劉躍琴與高志飛二人為霸占華康公司的全部財產與資金,及張愛平、韓秀云母女二人的家庭財產,相互勾結、狼狽為奸、陰謀策劃,劉躍琴以報案人身份報案后,高志飛再以冒充華康公司法人代表的身份,對劉躍琴的報案事實加以佐證,采取無中生有、捏造事實、栽贓陷害的卑鄙、惡劣手段,于2018年7月31號到古縣公安局報案,污告、陷害韓秀云、張愛平母女二人“職務侵占”, 妄想使張、韓母女二人牢底坐穿、置于死地。

    當張、韓母女二人獲知此情后,并不以為然,堅信事實終歸事實,何況當今還是從嚴治黨,嚴懲司法腐敗的時代。但意想不到的是,高、劉二人果然神通廣大,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社會俗語果然在古縣公安局體現的淋漓盡致!

    負責辦理此案的古縣公安局經偵大隊的馬鴻鳴等有關負責人對劉躍琴、高志飛二人的誣告陷害果然唯馬首是瞻,不但立了案,并迅速對韓秀云進行刑拘,在古縣檢察院不予批捕的情況下,刑拘日期達了公安機關極限的37天后,又將其強制措施變更為“取保候審”,期間并查封、凍結華康公司存在銀行的4600萬元巨額資金。直至一年后才解除了對韓秀云的取保候審,但對該案始終不予撤銷。(有古縣公安局2019年10月25日“繼續偵察的情況說明”為證)

    在這里有必要將馬鴻鳴的犯罪前科說明一下:

    馬鴻鳴曾因五次權法交易、一次為犯罪人銷毀犯罪檔案、一次為犯罪嫌疑人通風報信等七次貪贓枉法行為,2010年被靈石縣人民檢察院拘留、逮捕、靈石縣人民法院兩次分別判決有期徒刑五年,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非法、違背法定的程序兩次發還重審,靈石縣人民法院無奈第三次判決有期徒刑三年(有靈石縣人民法院三份判決書為證)。

    馬鴻鳴在住監兩年零八個月后,最終,不但被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其 “免于刑責”的枉法判決(舉報人對此枉法判決正在舉報中)獲得自由后,不但黨紀、行政沒有受到任何處罰,而且毫發無損官復原職,繼續登上古縣公安局經偵大隊長的“寶座”上。(古縣公安局黨紀、組織原則哪里去了?)

    馬鴻鳴在辦理劉、高二人誣告陷害一案中更加有恃無恐,變本加厲地進行貪贓枉法。

    該案最終在臨汾市紀檢、監察兩委的高度重視下,督促臨汾市公安局等相關部門對該案進行了專案審查,審查結論責成古縣公安局撤銷該案。古縣公安局不得不于2020年5月8日才做出了對韓秀云涉嫌職務侵占罪一案的《撤銷案件決定書》。

    古縣公安局的撤銷案件決定書,既充分證明劉躍琴、高志飛對韓秀云、張愛平母女二人誣告陷害罪名成立,同時又說明古縣公安局對韓秀云刑拘37天、取保候審限制人身自由一年、對4600萬元巨額資金進行查封凍結等強制措施決定,通通是枉法的!

    韓秀云依照此《撤銷案件決定書》于2020年6月18日,到古縣公安局對劉躍琴、高志飛二人的誣告陷害的行為進行報案。古縣公安局于2020年6月20日作出了受理該案的決定書,但古縣公安局到了法定的30日期限后,遲遲不予做出立案與不予立案的決定,報案人韓秀云多次找到古縣公安局有關領導,及第一責任人局長吉文奎,有關領導無奈的答復是:“立案與不立案全是吉文奎局長一人說了算!”馬鴻鳴提到崔海宏在古縣公安局是地頭蛇,在刑警隊和經偵大隊一手遮天,并強調說:“這個案子領導說立案,辦案單位就得想辦法拿出立案的理由,領導說不能立案,辦案單位也得想辦法拿出不予立案的理由!”(有現場錄音為證)直到該局受理案件46天后的2020年8月5日,韓秀云無奈再次找到吉文奎局長進行理論道:“為何劉躍琴、高志飛在誣告本人時,你們能夠雷厲風行對本人進行刑拘?銀行的巨額資金說查封就查封?”同時提出要調取劉躍琴、高志飛誣告陷害本人的材料,吉文奎局長當時答復是:“我懷疑劉躍琴高志飛他們是團隊運作,他們有錢能使鬼推磨,你報的案極有可能牽涉我們內部個別領導,比較復雜,我懷疑有人故意掩蓋事實真相,阻礙事情被查清楚,我會邀請我單位紀檢組長介入調查?”對調取劉躍琴、高志飛誣告陷害的材料,吉文奎局長當時答應的非常痛快:“案子已撤,古縣公安局辦了錯案,現在可以依法調取,我們辦案一定要做到公開透明,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均有錄音為證)當韓秀云第二天也就是8月6日,聘請律師調取相關誣告、陷害材料時,吉文奎局長安排政委劉勇輝負責。劉勇輝政委一反平日的熱情接待態度,對吉文奎局長的安排,以行政不能干預的托詞進行拒絕。當第二天也就是8月7日,本人與律師再次找到劉勇輝政委,并拿出調取材料的法律依據,劉政委只好讓去找分管副局長崔海宏,崔在見到該調取材料的法律依據時,無奈只好讓找經偵大隊長曹曉明,曹曉明說:“領導沒有安排,要調取材料,除非有領導簽字!”(有現場錄音為證)在這種相互推諉踢皮球的情況下,本人與律師只好再次去找吉文奎局長,這時吉文奎惱火道:“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不想讓把這件事情查清楚?是誰在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你們再去找崔海宏副局長!”在崔海宏副局長對吉局長的安排進行拒絕,又再次找吉局長,吉局長只好親自直接給經偵隊長曹曉明打電話,明確指示道:“律師依法調取材料,不需要任何領導簽字!”最終,曹曉明僅讓律師看閱材料,對復印,還是非法拒絕(有現場錄音為證)。

(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代表作者言論,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本網站聲明免責,也不承擔連帶責任。)

(責任編輯:主編)
文章人氣:
(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文明上網,健康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股票 | 科技新聞 | 汽車資訊 | 娛樂八卦 | 體育新聞 | 房產樓市 | 旅游資訊 | 健康養生 | 明星時尚 | 主持人主 |
江苏11选5微信群